这个案子本质上是虎牙跟主播之间的合同纠纷,跟斗鱼无关,并不是斗鱼欠付第三方费用,只是法院要求斗鱼协助冻结划扣涉案主播收益 ... 涉案主播尽管后来在斗鱼开播,但该主播加入了公会,其收益由公会与之结算,斗鱼与该主播实际没有结算关系,因此我们认为法院要求我们协助执行的事项超出了我们实际可以协助的范围,已于2019年8月23日向广州番禺法院执行法官邮寄执行异议材料, 2019年8月28日又在番禺法院立案窗口递交了执行异议材料,番禺法院2019年9月5日受理了我们的执行异议申请 ... 斗鱼向番禺法院提交《情况说明》称,高磊在斗鱼的可结算金额为零,无可冻结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