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天的陈述中,法官要求展示相关证据时,检方律师却屡屡出现无法拿出证据的情况 ... 检方提供了一个判例的注释,但法官表示,仅凭一个判例的注释无法支撑检方的论点,检方需要提供更充分的证据 ... 法官主要是就检方律师提出的一些观点追问他们有没有相关的证据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