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决书显示,原告紫锋公司诉称,该公司和被告唯品会公司于2018年签订《唯品会2019年乐视广告投放框架合同》,合同约定唯品会公司向紫锋公司支付广告费,通过紫锋公司在乐视媒体投放网络广告 ... 紫锋公司己按合同约定投放完毕全部广告,但唯品会公司只支付了2019年1月至3月的广告费,自2019年4月起的广告投放费用均未支付并拒收紫锋公司开具的发票,唯品会公司未支付广告费高达1944万元 ... 被告辩称:在紫锋公司未提供广告投放监测报告的情况下,唯品会公司无法确认紫锋公司是否如约履行合同义务,广告费具体的结算金额也无法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