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体包括四方面工作,一、纠正完善召回监管法律法规,探索将召回产品范围由汽车产品扩展为机动车产品,逐步引入安全自我评价、重大事故报告等新措施 ... 正在组织相关单位和专家形成汽车安全沙盒监管实施方案、汽车安全沙盒监管目录清单等14个配套程序文件 ... 三、强化质量技术基础设施与建设创新,建立产品召回与产品安全标准协同的闭环机制,建立基于安全事故与召回大数据的标准体系。